韩寒:来,带你在长安街上调个头

  十年前,我在北京租了一个夏利开,人虽不面,无奈车慢,所以很知趣的开在机场高速慢行道上。
车里坐着朋友,我俩当时都是愤青,正激烈批判着腐败和权贵,突然后面一辆奥迪贴近晃灯,
并用警报呼哧了一下。我一看旁边车道是空的,也没让,继续自顾自开着。没过十秒,
那台奥迪突然满血,全身能闪的地方都闪了起来,随即,我被后车用扩音器劈头盖脸骂了一顿。

 

 
坐在边上的朋友抢了一把方向盘,说,咱让让吧。奥迪很快从我边上超了过去,骂声一直缭绕了好几百米。
我对朋友说,妈的,这帮孙子走路像王八,必须横着走到底,开车像火车,必须一条道开到黑。
朋友说,算了,你看人家的牌照,京AG6X打头,这个很厉害,一般来说是给XXX的,还有那些京A8开头的,
以后你得看着点,都是给XXX的。作为一个只知道沪A牌照100位以内惹不起的上海司机,
我听得云里雾里。最后朋友对着远去只会开直线的奥迪牌火车,恶狠狠撂下一句,操,以后宽裕了,
还是得买黑色奥迪。
 后来朋友真买了黑色奥迪,却一直没有上牌。我说,这不挂牌照没问题么,朋友说,没事,我有这个。
他指了指前窗下的一块铁皮,上面写了两个字,警备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
他又增添了“京安”“人民大会堂XXX”“政协XXX”,一直码到了副驾驶,堵车的时候都能用来打牌比大小了。
我非常担心随着牌子的越来越多会挡住他的视线。好在朋友喜欢激烈驾驶,每次一劈弯,
那些牌子就因为惯性,全摞成一堆了。于是朋友就得停车重新洗牌。我问他,这在路上开管用么?
朋友说,太管用了,你看我,没牌照,但装了警灯警报,有这么多证,更加神秘,警察绝对不敢拦,
哪知道你什么来路的。来,我给你违规掉个头看看。

  当时我们正开在长安街上。长安街很难调头。记得我初到北京时,有次开车错过了一个路口,
一直调头不能,突然看见一个大门,门口还算宽敞,定睛一看,新华门,以为是新华书店系统的,
想好歹和自己的职业沾点边,就直接往里扎,打算在门口揉几把,假装自己是出门左拐。。。。。。
在差点被击毙之后,我对长安街产生了深深的恐惧。我对朋友说,算了,别试验了。

  朋友不语,遇见一个红灯,他爆闪一开,直接顶到交警跟前。交警假装没看见,
转身给了我们一个屁股。我说,他真不管你诶。朋友嘴角一撇,道,丫不上路,按照常规情况,
丫应该把直行的车流给我拦断了,方便我掉头。

  过往的车没有一台避让我们。朋友拉了一声警笛,交警回头看了我们一眼,准确的说是看了那些牌子一眼,
无奈拦停了对向的来车。朋友从容的掉了个头。我承认,对于刚刚二十上下的我,在那一刹,
特权为我带来了虚荣和愉悦,纵然这特权还是山寨的。有那么十秒钟我异常膨胀,
觉得自己都快从车窗里溢出来了。但很快我发现,那些停在对面车道里等候的车辆看我们的眼神中并无

景仰,甚至充满愤慨。我不由自主往下缩了缩。

  朋友不屑道,没事,别理那帮傻X,你看那捷达了没,你看丫挂的那个警备牌,
我一看颜色就知道是假的,四元桥汽配城买的。我这块可是那XXX的关系。但说是警备牌以后不能用了,
统一只能挂京安了。那我--前面那傻X怎么开那么慢,来,你呼几句,拿着这个,按边上说话就行,
不用多说,十个字,前面车靠边,前面车靠边,丫就乖乖闪了。。。。。。

  到今天,我已经不能描述当年坐在这台奥迪里复杂的心情了。午夜的平安大道,
我们坐在路边吃羊蝎子。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依然有车拉着莫名的警报呼啸而过。朋友说,
丫那个分贝数不对,也是四元桥汽配城买的。

  是的,面对特权,我们厌恶,但享用到一点假特权,心中又有窃喜,面对吃特供的人,我们批判,
但自己用到了那些特供,又会得意。很多人恨特权,因为特权没有在自己手中。我有朋友觉得如果他掌权,
必然从善如流。其实未必这样。我相信没有人会不沉迷其中,除非他的特权大到无需彰显,
只用表演一些低调的姿态。朋友的人生也有起落,现在他早就不开那台奥迪,换成了一台很普通的七人座家用车。
说起从前,他摇头笑道,太虚妄了,以前老骂那帮家伙,自己居然也在模仿他们。但他又会觉得,黑色新

款的奥迪A8很不错。

  人总是很矛盾,纵然我以后再不好意思坐进各种真真假假的特权车里耀武扬威,但每次要误机时,
我心中最阴暗的部分也会冒出一个想法--如果我有急事要办,而要去的地方一天只有一个航班,
我明显赶不上了,恰好我又有特权,我会让这架飞机连同几百个乘客等我半个小时么?抛去一切伪善,
我觉得答案八成是--我会的,而且会让机长把责任推卸到航空管制上。

  没有人能控制自己不会凌驾在他人和法律之上,哪怕他再好再温厚。体制赋予特殊个体的特权是无法靠
自我修行来美化和消解的。就算你知道,那些没有特权的人正在对你唾骂和鄙视,不存丝毫的敬意,
你也无法停止享用这些。就像苏联的特供制度再受平民的诟病,面对经济衰败,民怨沸腾,有可能同归于尽,
那些身在其中的人也不愿意放弃它。没人愿意主动把各种车证扔在风中。答案不会在风中飘。

  苏联的特供体系一度幻想能够延伸到工人,以为这样可以巩固政权。但是它没等到那一天。就算那天来临,
苏联依然不会有好下场。当特权想惠及到越多人时,只是特权阶级感到威胁以后的自保罢了。
承诺他人将能得到什么,最终他人什么都得不到,只有限制那些承诺者自己的权力,他人才能得到他本该得到的一切。

  写这些没什么意义,纯粹是想起以前在北京的日子,又看到眼前新闻,乱涂几笔。我们所见的社会进步或者退步,
常常只是特权与特权之间的争斗结果。人有善恶,权无美丑,所以去向何方,全凭运气。
多少个权倾一方的人说倒就倒。这次倒一个,也许国家向前走了,那万一下次倒错一个呢。
如果一个地方充满着的不被限制的权力,那么谁都不会安全,包括掌权者自己。

来源:韩寒

链接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701280b0102e490.html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评:为什么在民主国家里那些“官老爷”们没有特权?那些“权势亲属”们不敢嚣张?因为他们是公民选出来的,
他能做官,是每一个公民一张票一张票选出来的。少了一张,他就做不上。而且,司法的独立,舆论的自由,
媒体的公正,让他们不敢怠慢,不敢胡作非为。
因此,要想铲除国内的诸多社会问题,都需要从民主体制上入手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l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