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杉矶小留学生凌辱案

This is America, and the government is better than some-country. I wish someday, we can have a government just like US.

这是个罕见的大雨洛杉矶,赶早去了破蒙娜刑事审判法庭,今日洛杉矶小留学生凌辱案终结审理。之前每次开庭总是不到5分钟就结束,可今天上午却迟迟不见三位主角出场,让人在法庭外盼着,时间过的焦心。经历了整整一天的庭外协议交涉,今日终于签署了认罪减刑协议书。

2015年三月在罗兰岗发生一起小留学生凌辱案,12个小留学生凌辱两个同学达5个小时,拳打脚踢,剪头发,逼迫她吃沙子和头发,还用香烟头烫她的乳房。当晚报警后,逮捕了6位,6位在逃。三位未满18岁不公开审理。已过18岁的就上了刑事法庭公开审理。她们是翟云瑶,杨玉菡还有一个男生张鑫磊。他们逮捕的罪名是绑架罪,攻击罪,人身伤害罪,折磨罪等都属于重罪,保释金高达300万。在法庭上,翟同学在法庭曾经不屑一顾地插话,遭法官当场训斥:“你再继续,我将现在就作出让你终身后悔的判决”,据说她们的罪已经够成终身监禁的资格。

从3月被捕到现在已经开堂六、七次,他们的父母支付的律师费用都在20万以上。外加飞机票,赴美食宿等不是一笔小数字。这几个月的开庭,给被告人充分的辩解机会,美国法庭尽量不让人冤屈。

前几次法庭,见过翟同学妈妈,她衣着高雅、包包和香水名贵,总是独自一人来到法庭,一语不言,默默地离去。还有张同学的父亲和母亲,父亲有些憨厚,说话较直率。今天他们都拒绝开口。其实我挺理解她们的心情,也同情当父母此时沉重的精神和经济压力。我看到翟妈妈一人低头坐在外面走廊上,就走去和她聊聊:“其实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,也理解你们的压力。不过事情发生了,只有去面对,将来还是会好起来的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。。。”说到这里,她忍不住拿出纸巾擦眼泪,抽泣,点点头表示赞同。每次开庭见她冷眼走过,从不言语。今天她情绪有些失控:“他们全部都指责我们……,我什麽也不想说!”这是她第一次开口,似乎内心很大委屈。她突然站起来就走,我回头一看,两个记者不知道什麽时候站在了我的背后。

在电梯口告诉她我也是一个妈妈,理解她此刻的心情,想和她聊聊。她留了我的电话号码。我们在外面等了很久,已过午时还没开庭,有人说:“我觉得今天要有大事发生。”

外面大雨瓢泼,南加州好久没有下雨,缺水。这几天气候有些寒冷,这大雨就让洛杉矶更添一份潮湿的寒气。法庭里面有不到三十人,中国人占了十几人,让人感到羞颜。中国人的传统是保守本分,很少有在海外刑事犯罪的。近年来移民越来越多,犯罪比例也大大增加,着名的华人律师财源广进,发达的冒油,收费也从5万飙升到20万。中国人有句话“钱能解决的事就不算事”于是就有父母用钱救人,其中一个参与凌辱案同学的父母试图用钱和对方和解案子,被法庭另案行贿罪起诉。中国是“正常”的举动,在美国就是犯罪。因为钱是不能修复人类犯罪的。

……….

在美国法庭,法官相信律师,因为律师会用法律条文来辩证。而我们在中国立案时,法官说:“找律师干嘛?钱太多了啊?!我直接就可以判的!”中国法官怕律师,因为律师学过法律,辩论起来,法官难以随心所欲判决。而中国律师常常吃了原告吃被告,司法还是难以让人申冤。

……

法庭门外,翟同学的律师手上拿着一张粉红色的纸,那是认罪协议书,对她母亲说,你可以写一张小纸条给她,表明你的意思。今天三个被告的律师全部到场,进行最后一次认罪协议的讨论。他们的家长在外面[垂帘听政]。

此案延续到下午一点半审理,我回到车上全身已经湿透,大雨不停地下着,洗刷着大地上的污泥浊水,这法庭也在洗刷着社会……,记者告诉我一新情况:本案在逃的另一个学生12月9日在罗兰岗被捕。他叫陆正,在逃8个月后被捕归案。律师又有20万的收入。原本以为6位失踪的嫌疑人都逃回祖国。没想到他们还敢在罗兰岗继续读书。这个刚逮捕的陆同学将在1月19日另案审理。

我回家草草吃过午餐,回到法庭,只见翟同学的母亲还在走廊里打电话,一边擦眼泪。她说没有心情吃饭,我理解谁家摊上这样的事情,全家无法正常生活。女儿走到这一步能怪谁呢?未成年的孩子远离父母什麽事都可能发生,为了[留学美国]这一[镀金]标牌,冒那麽大的风险,真是父母的幼稚。她脸色灰暗,憔悴了很多。张家的父亲不像以前一样健谈,静静坐着,什麽也不说。我对他说,美国自由,你有委屈也可以说说的。他只说:“人生地不熟”,可是为什麽把儿子送到[人生地不熟]的地方来呢?中国封锁信息,官方把美国妖魔化,但人民却又崇洋迷外,把美国当作天堂。可人们却不知美国的法律如钢,社会安全是在重罚之下得到保障。谁也不要触犯法律,哪怕沾上点边!

下午四点左右,三个主角出场了,他们穿着天蓝色的囚服,翟同学一出场就在听众席上扫描,她的妈妈坐在角落。母女在法庭上遥望,女儿的眼神里一丝依赖,妈妈却又擦了眼泪。我想这个被宠坏的女儿此时此刻会不会想家,想念妈妈做的红烧肉啊?她是否懂得妈妈每次开庭飞来飞去承受了多麽大的精神压力?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妈妈,双手背铐着,妈妈已经无力拯救她,她是成年人,一切行为自己负责。布希总统的女儿酒醉驾车也入狱受罚,这就是美国。

已经签署的认罪协议书已经递交到法官手中,他一直在默默地念:“晒,晒……(翟),降,降……(张)”,难为他了,这中文确实难念。检察官、律师与当事人经历了八个月调解签署了认罪减刑协议。翟云瑶判13年,杨玉菡判10年,张鑫磊判6年。三人在宣判之前,关押的每一天,算服刑两天。正式判的刑期还可以按75%折计算。加州的监狱人满为患,所以就有了打折处理。照此计算,翟云瑶的刑期将不满八年,杨雨涵不到五年,张鑫磊大约为三年多。服刑期满后,三人将被驱逐出境。有犯罪记录者难以再入美国。

受害同学已经被严密保护起来,第一次出庭是警察护送而来,法官当庭宣布,不准记者采访,不准拍照,不准写真实名字。在美国受害者是得到极大的保护的,她可以在美国继续念书,平安生活,那些凌辱过她的人,再也不敢来报复伤害她。因为犯罪代价太大。她的律师已经开始民事经济赔偿的起诉。在美国犯罪是要倾家荡产的。

法官确定三位的身份后,问道:“你们接受这是对你们最好的审理结果吗?”

“是”翻译的声音。

“你们知道认罪协议签署后是不可以再上诉的吗?”法官说。

“知道”这是翻译的声音,三人几乎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,此时此刻,她们是那麽腼腆,而让人难以想象那个夜晚发生了怎样残忍的凌辱事件。

……

他们都签了那份粉红色的协议书。签字的那一刻,有没有想过,这13年不是一个短暂的时光啊?可是如果不签字,进入陪审团程序,那项[折磨罪]就不能取消,那将承担终身监禁的风险。

一个震惊中外的中国学生凌辱案,终于尘埃落定。2月17日将举行最后的法庭判决。她们也将从候审监狱迁至服刑监狱。律师说,服刑的监狱条件比较好些,她们将分别在那里度过青春一段宝贵时光,人生打折。她们的父母以后飞来美国不是旅行,而是探监,这样的日子要过好几年,她们[美国留学]学业泡汤。[镀金]未成反成阶下囚,这是[小留学生]的悲剧。

近年来在中国发生过无数次类似凌辱案件,微信上看到过一个单身妈妈的呼救,视频上14岁女儿被同学扒光衣服,在乱石头地上拖,她那凄厉的哭叫和求饶声惨不忍睹。而这个妈妈报警,警察不管,那些打她的人至今逍遥法外,据说有深厚的背景。她们凌辱她人还大胆拍成视频,说是让她出丑,和这次洛杉矶小留学生凌辱案的情形几乎一样。在中国这属于“小孩打架”学校教育就完事。而在美国每一个生命都平等被法律保护的。侵犯伤害他人就触犯法律。那个男生只负责开车,没有动手也是同罪,这是美国法律底线,远远高于中国式“小孩打架”的条例。

中国处理纠纷有特殊的文化背景:“为朋友两肋插刀”;“破财消灾”私下用钱代替司法;上海五个法官嫖娼新闻,和大量上访的队伍,让人看到中国司法苍白无力。翟同学在案发之后,还天真地威胁对方:“不要去报警,我们局子里有人的。”她能纠集到12个同学一起凌辱同学,勇气和自信也不是一天养成的。而这种中国式的仗义和自信在美国要碰得头破血流。

不过监狱不是世界末日,美国监狱不管教育人,也没有体罚和劳苦作业,只限制自由。限制自由是对人类的重大惩罚,因为自由是人类幸福的基本条件。美国没有犯罪歧视,希望他们经历此案,学会尊重他人,热爱生命,也希望他们懂得父母一片苦心,重新开始创造自己的新生活。

来源:http://weibo.com/p/1001603932576107599915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l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